当前位置:韩毅创新网社会吴谢宇陪酒浑身奢侈品被怀疑 被抓前疑谋划逃亡
吴谢宇陪酒浑身奢侈品被怀疑 被抓前疑谋划逃亡
2022-09-10

许东和化名“小龙”的吴谢宇在重庆一家夜总会共事了近一年半。得知吴谢宇的事他并不惊讶,因为在这个行业里每个人都深不可测>>

“小龙”藏身地之一的九街,位于重庆江北区核心商业区观音桥步行街的端头。这家夜总会里,有上百个“男模”和“佳丽”。在许东的印象里,“小龙”性格温柔、待人随和,但有些沉默。

下班后,“小龙”还会和熟识的同事约着吃夜宵或是唱歌,自己也会花钱去请“佳丽”,“佳丽也是400元”。有钱,是许东对于“小龙”的另一个印象

“他刚来就穿着都是阿玛尼,一套下来都是1万多块”,许东说,“小龙”一周7天里5天轮换着穿不同的名牌衣服。“小龙”不仅衣着奢侈,出手也很大方。同事们出去唱歌、吃饭,大部分时候都是他请客。有一次同事找他借一万块钱,“小龙”二话不说就给别人打了钱。

“大家刚来场子的时候,没有熟客,也没有资源,基本都很穷。他不一样。”这段共事的日子里,两个人聊得最多的是王者荣耀、LOL(网络游戏名称),或者是夜场里的八卦,很少涉及其他话题。

“他很会来事,知道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。”许东回忆,1年多前,“小龙”刚来时,公司要求男模在接触客人之初不能抽烟,“小龙”破了规矩,被督察骂了一顿。之后,“小龙”每天都会买来烟,主动和督察套近乎,两个人也就熟络起来,“督察就再也没管过他。”

“别看他通缉照这么丑,真人真的可以。”许东说,“小龙”化妆打扮之后,长相在男模场里属于中上,戴着眼镜、穿着紧身衣,有六块腹肌,看着斯斯文文,“每天晚上都有客人点他。”

在夜总会里,“小龙”不仅和同事之间关系很好,也属于客人最爱点的男模之一,每个月收入基本都过万元。“这还只是明面上的。”

男模们的工资来源于客人的订台以及房间消费的提成。但更重要的收入,则是客人的小费。每天的凌晨1点半,男模场里会有一场“花场”,精心打扮的他们在T台上走秀,一般男模会给客人沟通,客人就会提前告知“少爷”挂花,最低520元一个花环。在男模走秀的时候,少爷就会把花环挂在男模身上,旁白的DJ就会宣布男模收到的花环价格。

“他很会哄客人开心,” 许东说,“小龙”每个晚上基本都能收到数千元的花环。

当然,也会有一些细节让许东对这个同事心生疑窦: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。许东说,有时候场子里会有外国人来到夜总会,都是“小龙”出面,和客人交流起来毫无障碍。“这并不多见。”

但“小龙”从未对此有过解释。他也从未说过自己从哪儿来,曾经做过什么。同事们也从来没有问。不问出处、不问真名是这个行业的“礼节”。

“小龙”的一名前同事陈龙说,与通缉令上的照片相比,他所熟悉的这个人,皮肤更加白皙,头发更长一点,有六块腹肌和厚实的胸肌,喜欢穿紧身衣,“壮得跟石头似的。”

“他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,就是聊天的时候很喜欢扯历史地理。”一名曾经与“小龙”有过接触的客人告诉界面新闻。

“小龙”在被抓前的两天,曾陆续以去外地的借口找身边的朋友借过钱,少则几千元,多则上万元。许东如今想起来,猜测着他当时或许是感觉到异常,正在谋划着下一场逃亡。

“小龙”被抓后,许东和同事们并没有太惊讶,每每谈及,只是叹一口气,并不多加议论。许东说,选择在夜场里上班的人,每个人都深不可测,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。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